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龙文化 > 赏悦 > 创作园地 > 随笔 正文
叶福圣随笔:老家往事——点灯的人
http://cul.dbw.cn 2014年05月09日 16:44:13
安静的力量:黑龙江女画家作品集锦
专题:奇异芬芳的黑龙江民俗文化
  

  冬天没等到吃完晚饭,天就全黑了。一百多户人家的小村,整个轮廓都沉没在一片寒冷和黑暗之中。没有光亮,没有声音。偶有几点昏黄的灯光从纸糊的窗户透了出来,朦朦胧胧,飘忽不定,寂寞地提醒着走在路上的外乡人:这,有个村子;这,有人家;这,有人活着。

  屯子偏东最后一趟房子里,有一个三间的平房。这房子北面,就没有人家了。一望无边的茫茫雪野,白毛风在打着滚儿的嚎叫,如歌如啸,如泣如诉。有时,白毛风从门窗的缝隙钻进屋子,咬醒了睡得昏昏沉沉的孩子,咬疼了饥肠辘辘的老人。老人叹了一口气,把棉袄棉裤甚至条帚椅垫儿都盖在身上,把孩子的被边儿掖了又掖,蒙头再睡。到了天亮时候,孩子还没醒来,老人已经在火盆旁边给他们烤棉袄棉裤了。棉衣烤热乎了,就喊一声:六儿啊,起来吧!棉裤热乎啦。六儿就揉了揉沾着眼屎的小眼睛,起来,一穿棉裤,好热乎啊!就咧着大嘴笑了。

  六儿那时已经上学了,天天吃完晚饭了,就要写作业。屋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每当这时,那点灯的人,就起身,披上棉袄,在黑暗里翕翕嗦嗦地把手伸到炕席下边,摸出火柴盒儿,走到柜子那块儿。哧啦一声,随着一股火柴头儿冒出的磷香味儿弥满了全屋,灯就亮了!那是一个用罐头瓶子做的简易的煤油灯。点灯的人,左手端着油灯,右手罩着灯火小心翼翼地朝炕这边走来。到了,把灯放在炕上。六儿就趴在炕上,在油灯昏黄的光亮下边开始写作业。点灯的人,坐在一边看。她看着她的老儿子写作业,心里在想着:六儿这孩子聪明,书念得好,将来一定能学出个饭碗儿,一定能远走高飞,一定能去城里上班儿……想着想着,她不出声地笑了。找火柴,点灯,把灯端到炕上,看他的儿子写作业——这样的夜晚,她已度过了无数个。她有五个儿子,每一个儿子趴在炕上写作业时,她都这样幸福地坐在一旁,无声地看着,想着。老大书念成了,去城里上班了;老二戴着大红花儿当兵去了,去了青海格尔木;老三娶了媳妇盖了房子成家了;老四也当了兵去了珍宝岛;如今,这最后的小儿子也开始写作业了,想想这五个儿子,她多么的欢喜啊!满身的病痛,成宿的咳嗉,日子的艰难,跟眼看着儿子们一个个奔上了好日子相比,算得了什么呢?

  点灯的人,土生土长的农民家庭。但她有一个永远不变的信念:日子再苦再难,就是勒紧裤带,也要让孩子念书。只有把书念好,她的孩子才能走出农村,过上好日子。点灯的人啊,在你盘算着用一个鸡蛋去供销社换回一个七分钱的田字格本子的时候,在你拼了老命地辛劳努力让你的五个儿子吃饱肚子的时候,在你把八毛钱的纸币塞进丈夫腰里嘱咐他去兰陵给六儿买只钢笔的时候,在你忍着疼痛喘息着在满墙白霜的灶间为你上学的儿子捞小米饭的时候,在你因为六儿不愿意学算术逃课气得放声大哭的时候……点灯的人,你可知道:你就是一盏灯!你熬干了你的心血,以你的性命热血为油,照亮了你五个儿子的远大前程。你用生命奋力一搏,让那一簇暖暖的灯火照亮了寂寞寒冷的关东平原,天地为之动容。你是这世界上最哀愁最凄惨最欣慰最幸福的母亲!

  点灯的人,在她看到她的最后一个儿子上班挣钱了之后,她自己就像那那风中之烛,蜡炬成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的一个秋天,点灯的人走了,永不回来。当她的六儿长大了,经常在温暖明亮的夜晚想起她:那点灯的人;衣食无忧的今天,我们为什么总是怅然所失?岁月深处那一点如豆的灯光,为什么,温暖了我们的一生?

  贾平凹说得好:最深的苦难在乡村,最大的幸福在苦难中。想那点灯的人,她的一生,难道只有苦难吗?如今在霓虹闪亮的城市,我们该经常地问一问:操劳一生的人,你辛苦吗?轻歌曼舞的人,你快乐吗?

  那个一百多户黑暗的屯子,就是我的老家;六儿,那个趴在炕上写作业的孩子,就是我;那个点灯的人,就是我的母亲。

  老妈,真想你啊!

作者: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左远红
戏剧书画  >>more
省京剧院春天演出季活动已推出五场演出
《鸟鸣山水传清音——贾书曾国画作品展》举行

松北十年:请你拍照秀出来

变化中的松北期待您来描绘。“松北十年,每周美图”征集活动,诚邀摄影...详细>>

医药频道  more
女性频道  more
龙江热点  more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