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龙文化 > 赏悦 > 创作园地 > 散文 正文
朱凤琴散文:我的母亲
http://cul.dbw.cn 2014年05月28日 16:56:14
安静的力量:黑龙江女画家作品集锦
专题:奇异芬芳的黑龙江民俗文化
  

(来自网络)

  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细细打量着母亲,可以说我很久或者说从来没这样坐在桌子对面认真的看着她的表情。如核桃一样满脸的皱纹,眼睛被眼皮遮住了一半,灰蒙蒙的看着手里的饭碗。嘴里咀嚼的食物是没牙的状态,上下左右的动着,下嘴唇包着上嘴唇就连蒜头一样的鼻子也跟着动,几乎没有几根黑色的花白头发明显的露着肉色的头皮,在脑后挽着一个疙瘩鬏,典型的山东老太太。这年代已经很少见到谁还会梳这样的发饰,母亲说一辈子没剪过短发,都是一点点掉成这样稀的。八十三岁的母亲苍老的怎么这么难看,此情此景让我的心犹然升起一股寒酸。我没有见过母亲年轻的样子,我想她年轻时也不会好看到哪去,就像我从来就自卑自己的长相,如果母亲漂亮女儿能不漂亮吗?我在想人怎么就会老成这样呢!

  她看不清夹菜,只是把筷子伸到眼前的盘子里胡乱的夹到碗里,然后再就着饭往嘴里扒拉,很多时候菜会掉在桌子上,我们谁看不惯了就会给她夹几筷子,她常说给她自己盛一个碗省的我们给她夹菜。这就是我母亲吃饭的样子,她走路的样子更叫人寒心,整个身板完全是弓字型,我们都让她挺起来,但她走不上十步八步的就又滑了下去。我记事的时候母亲的背就是弯的,那时候只是没这么的严重,走起路来也比较快。我记得儿时趴在母亲宽厚的背上摇摇欲睡的情景是多么的舒适与幸福,但那段路程是那么的短暂。母亲说她的眼睛是烟呛的和眼泪烫伤的。我也记得小时候家里做饭常常的是满屋子的狼烟地洞,母亲被呛的眼泪巴汊。我不知道父亲怎么就不把锅灶弄的好烧点,主要是冬天特别的冷又不能开门做饭,一进屋连烟带气什么都看不见。那时候的耗子也特别的多,破土房到处都是耗子洞,炕和烟筒根儿总会被耗子倒的土埋上。做顿饭母亲呛的眼睛里总挂着眼泪。直到九三年的时候家里盖了砖房才好。再就是母亲失去了我二十二岁的哥哥和五十八岁的大姐七十一岁的父亲,母亲得有多少眼泪流经,什么样的眼睛还不哭瞎!

 [1] [2] [3] [4] 下一页
作者: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左远红
戏剧书画  >>more
省京剧院春天演出季活动已推出五场演出
《鸟鸣山水传清音——贾书曾国画作品展》举行

松北十年:请你拍照秀出来

变化中的松北期待您来描绘。“松北十年,每周美图”征集活动,诚邀摄影...详细>>

医药频道  more
女性频道  more
龙江热点  more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