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龙文化 > 赏悦 > 创作园地 > 随笔 正文
小小尘米随笔:《六月,樱桃又红》
http://cul.dbw.cn 2014年06月10日 10:38:13
安静的力量:黑龙江女画家作品集锦
专题:奇异芬芳的黑龙江民俗文化
  

 

        时光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着,像父亲的脚步。10年了,父亲无声无息地伴在我的思念里,他甚至很少进入我的梦境。我似乎已经完全可以保持一个成年人的心态,接受着自己从两年前就成了一个没有父亲母亲的女人。因为这样的面对,我便以为自己有了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可以坚强的理由。

  我躲在城市里,回避着已经无家可归的事实。尽管那里依然有我的亲人,可那与父母在时的景象已完全不同。

  空空的老屋到处是灰尘和不堪的破落,棚顶遍布蛛网,墙角儿到处是鼠洞,屋前的院墙已经坍塌。墙角处,扔着父亲放牛的鞭子,那是一根细小的木棍,用铁丝将两尺左右长的三角皮带缠在上边,就成了一把玩具般玲珑的皮鞭。多少个夏日凌晨,父亲拿上这根鞭子去放牛,可我从未见过父亲用鞭子打过牛,他总是吆喝着,手里的鞭子只是配合着他的吆喝轻轻地绕在空中。

  夏天雨水勤,吃早饭时才回来的父亲常常被雨水浇得精透,回来后却没有干爽的衣服可换,只能坐在炕头上让身体将衣服溻干。

  后院的一片小园是老年的父亲用来种各样小菜的,每年春天,父亲种的秋菠菜还有生菜、小萝卜菜、香菜都下来得最早。古稀之年的父亲像伺弄小孩儿一样,拿着小薅锄跪在那里,一垅垅地铲草培土,一棵棵地浇水施肥。而今,园子里却一片枯草,倚着后山墙的那块歇脚石上已长满青苔。唯一不变的是父母种下的那些樱桃树,应时地开花,应时地结果,这些围着院子热热闹闹盛开的樱花与落寞破败的老房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置身于这些清香粉红的樱花之中,我这颗破碎的心多少获得了些许安慰。恍惚间,我好像听到父亲在唤我,儿时的记忆不禁又浮在眼前。

  那时父亲给队里喂马,他黑天白日地待在队里,只有每天中午才回来吃饭。可回来吃饭的父亲却总是扛着一大捆柴草,那是他在喂马的间隙,将村外防水沟两旁茂密的蒿草割回来,以备晒干后当烧柴。父亲每天如此,他放下柴禾的第一件事就是喊我:米子,快给爸擦擦后背!父亲将汗水浸透的布衫顺手搭在晾衣绳上,光着膀子,等我给他擦汗。父亲的后背被柴草划出一道道的红印儿,加上出很多的汗,我擦一下,父亲就轻轻地抖一下。等父亲吃过午饭,睡过午觉,再次穿上那件褂子,我发现那件衣服上斑斑点点地凝结着一些白亮的晶体,爸爸说那是汗水里的盐重新结晶。我试着用舌头舔了一下,果然是咸的!

  这样艰辛劳碌的日子几乎是伴随了父亲的一生,他靠着自己的双手给五个儿子娶了媳妇,还供我——他唯一的女儿念高中、读大专。父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是挑着两担樱桃倒下的,随着父亲的气息晨星般散落的还有一地鲜红的樱桃!以至于我每次走过那个路口,那片耀眼的残红就会浮在眼前,让我恍如隔世。眼睛久久地盯着那里,像电影里幻化的镜头那样,想着我年迈的父亲再次缓缓地从这里站起,笑着迎我回家。

  父亲走了,本以为人到中年,自己会直面痛苦而愈发坚强。可是,那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思念,却随着时光的延续而被扯得更长更痛!生活中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都会让我在不经意间想起离去的双亲!刹时间,就会陷入悲伤之中。

  六月,樱桃正红。家园的每一粒樱桃仿佛都是双亲凝望我们的目光。那是呼唤,呼唤我回家。一如从前,我相信我每一次踏上归乡路,依然能够感受到亲人那热热的期待。(小小尘米)

作者: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左远红
戏剧书画  >>more
话剧《春天的礼物》将在全省高校巡演
拙朴风骨:尚连璧画展在省美术馆展出

哈市征集廉政文艺作品

为进一步加强哈市的廉政文化建设,哈市市委党风廉政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详细>>

医药频道  more
女性频道  more
龙江热点  more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