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龙文化 > 赏悦 > 创作园地 > 小说 正文
廉世广小说:《红莓花儿开》
http://cul.dbw.cn 2014年06月10日 10:49:48
安静的力量:黑龙江女画家作品集锦
专题:奇异芬芳的黑龙江民俗文化
  

  1

  红莓在一阵敲门声中醒来,很不情愿。看一眼床头的表,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她起身,拢一下头发,趿拉着鞋,下地把屋门的暗锁拧开,头也不回地又回到床上。

  她知道,敲门的肯定是张老邪。别人,或者说别的男人,是不会一大早就去敲一个女人的门的。

  红莓坐在床上,有条不紊地穿衣裳。

  天气预报还说今天没雨,你看那天上下的啥?现在啊,啥都没准了!

  张老邪靠在里屋的门框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

  那个报天气预报的小丫头倒是挺漂亮。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过整容,现在啥都能造假。给黄牛做丰乳手术,黄牛就变成奶牛了。那大奶子,这么大……

  红莓正在套外衣,她把衣裳向外抻了抻,想让胸那里少突出一点。

  你看你,穿上衣裳看着挺秀流的,谁知道,身上的肉还真不少。有的人偷着胖,你就是。

  红莓停下来,瞪了张老邪一眼,说,你先上那边,咬着草根眯一会儿行不?挺大个老爷们,也不怕闹眼睛?

  张老邪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门框,说,我都多大岁数了,看不看的又能咋的!

  女人们一般不太避讳张老邪,不仅仅是因为他岁数大,其实他还不到60岁。小镇上的人都知道,30多年前,还是生产队的时候,张老邪喂马,在马圈里让一匹滚膘溜圆的骒马(母马)尥蹶子给踢了。那骒马新挂的掌,一蹶子踢在他的卡巴裆那里,男人的那两个蛋蛋,立马就化了,那根一见女人就翘翘的东西,也在瞬间被踢缩了回去,就像死在窝里的小鸟,再也出不来了。从那以后,张老邪的名字,就有了历史性的纪念意义。谁都知道,他再也邪不到哪去了,基本上属于上头有想法,下面没办法那种。因为被生产队的马踢了,算是工伤,就转到公社畜牧站,当了更夫,吃上官家的饭了。也有人提出异议,喂马是在马前头喂啊,他张老邪咋跑到马屁股后去了呢?

  只是谁都不搭这个茬儿。

  张老邪是来打麻将的。红莓家的这个麻将局,人员是固定的。除了红莓和张老邪,还有镇中学的单老师。单老师评高级教师评了好多年,始终评不上,一气之下,就和校长提出不教课了,也不评了,机会留给年轻人吧。没啥事,就来凑局。还有就是老王太太,一身的病,靠镇痛片支着。别看平时病病歪歪的,一到麻将桌上,就精神了,比镇痛片还好使。四个人坐到一起,也不玩大的,五角钱抻直,没多大输赢,就算娱乐了。间歇,听单老师讲讲新鲜的小道消息,张老邪讲点陈旧的荤段子,开心一笑,半天儿就过去了。

  其实红莓有自己的事情干。他丈夫车震给镇长开车。镇长忙,车震也忙。春播期间,下村催种,半个月都不回家一趟。就是不忙的时候,也很少前半夜回家。车震通过镇长的关系,在镇上最好的地段开了间食杂店。食杂店由红莓经营着,就叫红莓食杂店。可是红莓并不喜欢做食杂店的老板,就在里屋支起了麻将桌。前面来客人了,喊一声,红莓就过来,匆匆忙忙地给客人拿东西,完了,又急三火四地回到麻将桌。时间长了,就没几个顾客光顾了。红莓也不在乎。本来就不是因为缺钱,而是要找营生干。

  打麻将不也是营生吗。

  对面有一家山货店,叫大凤山货店,原来只卖山货,诸如山野菜、蘑菇、木耳、蜂蜜等等。后来看红莓的店带死不活的,就也兼卖食杂了。老板就叫大凤,比红莓小,还不到30岁。大凤爱说爱笑,和红莓很能处得来。大凤说,红莓姐,可别怪我抢你生意啊!红莓说,抢就抢吧,只要不抢我男人就行。

  大凤笑。说,你还当个宝呢,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遍地都是?

  红莓撇嘴。说,那你都找啊,哪天领来,让我看看,那才算本事!

  大凤前些年到城里打工,据说挣了一些钱。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回来了,开了这个山货店,生意倒也过得去。可是,大凤还是有些不甘心。大凤羡慕红莓,说红莓命好,啥事都不用操心。她呢,就不行了,啥事都得自己张罗,开个山货店,费死牛劲了。看人家红莓,不闪腰不岔气的,食杂店就开上了,地段又是那么好。如果红莓真的想跟大凤抢生意,大凤的山货店恐怕早就黄铺了。

  大凤说,红莓,我就怕你有正事,等你有正事的时候,我就没事干了。

  红莓说,姐成全你,还不行吗?

 [1] [2] [3] [4] 下一页
作者: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左远红
戏剧书画  >>more
话剧《春天的礼物》将在全省高校巡演
拙朴风骨:尚连璧画展在省美术馆展出

哈市征集廉政文艺作品

为进一步加强哈市的廉政文化建设,哈市市委党风廉政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详细>>

医药频道  more
女性频道  more
龙江热点  more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