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龙文化 > 播报 > 龙江热点 正文
哈尔滨医科大学早期中共地下党员抗日活动
http://cul.dbw.cn 2015年09月01日 13:54:07
安静的力量:黑龙江女画家作品集锦
专题:奇异芬芳的黑龙江民俗文化
  

  撰稿 孙宝元

  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在1926年创办之初就建立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学生党组织的主要工作是在学生中进行反满抗日宣传,组织同学们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发展党的外围组织,利用学生会、同乡会等各种组织形式发展和扩大反日抗日队伍。当时哈尔滨的各学校每个年级都有几名抗日会员,多者十余人。在日伪统治的艰难岁月里,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很多师生自发组织起来不与日伪合作,还有的投入东北抗日义勇军直接参加抗战行动。

  学校第一届潘联珊同学是哈尔滨的学生党员发展已有8名学生党员之一,金剑啸烈士1927年8月弃医从文,走上抗日救亡的道路,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6年4月,金剑啸重回哈尔滨担任《大北新报画刊》主编。1936年6月13日下午,被日本特务逮捕, 1936年8月15日上午10时,被伪第三军管区军法会秘密处死。1996年国务院批准哈尔滨市南岗区清宾公园建金剑啸塑像。苏飞同学1933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1934年任哈医专学校党支部书记,1935年任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长兼哈市反日总会会长。全赓儒烈士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秋季担任哈医专党支部负责人,1937年6月28日被捕,同年7月27日,被伪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于太平桥圈河英勇就义,1952年被追认为烈士,其遗体移葬哈尔滨烈士陵园。还有郎绍仪同学在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他们是哈医专进步学生的杰出代表。

  对党忠贞不渝的苏飞

  苏飞,原名张怡曾,辽宁省辽阳人,1915年生。1931年考入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1933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1934年任中共北满地委哈尔滨市委哈医专学校党支部书记,1935年任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长兼哈市反日总会会长。1935年末被捕入日本宪兵队监狱。1936年入莫斯科东方大学。1937年4月22日在莫斯科被捕,被判刑5年,入狱后流放。1943年5月起他应征在苏联军队中当了4年后勤兵。1954年苏飞苏玛莉夫妇奉命回国。之后他任俄文翻译,参加过《毛泽东选集》俄文版翻译工作,为《人民画报》俄文版的出版作出了贡献。1971年又以“苏修特务”罪名判刑10年,1981年刑满释放。2007年,92岁的苏飞被平反落实政策,恢复党籍,恢复公职。

  苏飞入党。当然是接受我入党的时刻。那是1933年3月的一个夜晚,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风息了,而雪越下越大。在道里三道街一间隐秘的房间里,接受我入党的不是别人,正是《夜幕下的哈尔滨》里的地下党领导人王一民的原型王学尧,绰号‘黑王’黑王满意我的表现。我的眼前突然一亮,过去只听人说共产党如何神秘,如何坚强,现在我将要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了,我觉得自己思想觉悟低,政治水平也不高。黑王说,经过我们了解,你已经符合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至于党的要求,首先要对党忠心耿耿,服从党的分配,遵守党的铁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必要时献出自己的生命。我表示,这些我争取都做到。老王庄重地说,我现在就代表哈尔滨地下党组织,正式宣布你已经被接受为中共党员。老王宣布后紧紧握住我的手。我同老王又谈了一些问题。临分手时,老王对我说,怡曾,祝你成长、进步,咱们后会有期。我来到街上,此时雪住风停。夜已经深了,周围一片沉静,我的脑子里海涛似的翻腾,我想了如何生活、学习,如何工作、斗争许许多多问题。我逐渐走近了家门,一阵冷风卷着雪花猛地吹来,我立刻觉得清醒了许多,对所有问题,我最终找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以前,我属于自己;现在,我属于党了。这一夜,过度兴奋,过得非同小可,我觉得只一夜工夫,自己好像成长了许多,张怡曾去迎接战斗吧!

  苏飞入狱。我在和上级组织联系过程中,和二哥、老夏(夏尚志,曾任哈尔滨市委书记)联系的时间较长。一日老夏说,组织上要将哈市反日总会,大约有20来个成员交给我领导。并交给我一个任务代组织接一个署名黑龙江骑兵队邓昶的人来信给哈尔滨医专(邓昶,原地下党员,后叛变),你可以臆想一个名字,你可以在左右无人时把信取走,交给党组织,信你不要拆看。我没有更深地想这信,因为既然是组织上委托,自然定有道理。信,一次次都是由我暗取的,由我传送的。这期间,难免有人议论,说明已引起注意,这不是好兆头。假期的一日,组织上把哈市反日总会约20人的名单交给我,由我领导反日总会的工作。第二天,来到学校,两个便衣堵住了我。一个掏出一封信,说,这封信是你的吧?我扫见了署名邓昶的信,连忙说,我不知道。另一个人掏出手枪对准我说,我们是宪兵队的,跟我们走一趟吧!过来的人立刻把手铐给我戴上。说实在的,我的头脑并没吓昏,我唯一考虑的是我身上还带着那反日总会20人名单。于是我采取拖延搪塞的战术。他们开始搜我的身,将我所有衣袋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他们的注意力立刻被我的日记本和几张女同学的照片所吸引,这些东西都倒在一张床上,其实一个烟盒里,用一张极薄的包烟细白纸,上面写着反日会员名单与地址。两个宪兵一页一页地翻着日记本,一张一张看着照片,如获至宝。一个宪兵将床上剩下的纸条、烟盒、手绢统统扫到地上,他告诉一个工友把这些东西统统扔到火炉里烧掉!我眼见工友把这些东西都倒到火炉里了,我的心放了下来。这一刻,真是惊心动魄啊!”可我还是于1935年12月末被抓到了日本宪兵队监狱。经过严刑拷打、拷问“信”、我与“邓昶”的关系等,可我什么都不说。后敌人又把他带到刑房、冰房,吊在梁上,用钢丝鞭子抽打,往身上泼冷水,刑房四面透风,外面是零下30摄氏度的严冬,我挺住了。医专党支部负责人苏飞同学被捕,中共满洲省委(中共满洲省委是中国共产党于1927年10月至1936年1月在东北地区设立的最高领导机构)研究决定由医专学生向校长阎德润求助,全赓儒代表学生会要求校方出面保释,阎校长通过医专总务长日本人高桥护向日本宪兵队交涉,日本人刑讯逼供一无所获,只好顺水推舟“假释放”苏飞,高桥护到刑房把我接回学校。日本宪兵队企图放长线钓大鱼,果然几天后,日本宪兵驾驶摩托车再次来医专抓捕,阎校长将我藏到张秉文同学住的房子里,穿上全赓儒带给他的长衫,搜捕过后在全赓儒的掩护下乘火车前往满洲里去了苏联。

  我被营救出来后,1936年党组织派我去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37年1月14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康生在苏联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提出的绝密报告提出的35个嫌疑分子或政治上不可靠分子中,苏飞名列其中,1937年4月22日在莫斯科被捕被判刑5年,入苏联监狱后流放到北极圈的科特拉斯市,1943年5月起我应征在苏联军队中当了4年后勤兵,之后在苏联谋生,1954年回国。

  苏飞1954年回国后积极为党和国家作俄文翻译工作,在文化大革命中的1971年又以“苏修特务”罪名判刑10年,1981年刑满释放。2007年平反落实政策,恢复党籍,恢复公职。(本文根据苏飞回忆录等资料撰写)

  杰出中共地下党员抗日烈士全赓儒

  全赓儒1928年11月9日,积极参加了哈尔滨学生反对日本修筑五路的斗争。1932年考入哈尔滨医科专门学校。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秋季担任哈医专党支部负责人。在同学中发展反日会员和共产党员。曾领导医专同学拒绝用日语答卷的斗争,取得了胜利。1935年12月,参加了营救苏飞同志的工作。1937年6月28日,全赓儒在学校第六届毕业生典礼大会上,被日本宪兵队当场将他逮捕。同年7月27日,被伪第四军管区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于太平桥圈儿河英勇就义。1952年被追认为烈士,其遗体移葬哈尔滨烈士陵园。

  全赓儒(1913—1937)原籍山东省临沂县,1913年10月18日出生于哈尔滨。父亲早年随“闯关东”乡亲来哈谋生,后在广信轮船公司当船长。全赓儒12岁时,父亲患脑溢血病逝,一子二女,全靠母亲给人做针线活及父亲微薄的抚恤金艰难度日。全赓儒是家中长子,自幼聪颖,私塾结业,先后在东省特别区第一中学、第三中学和扶轮学校就读。在两个辍学务工的妹妹资助下,1932年考入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中学时代全赓儒就参加了哈尔滨学生反对日本修筑五路的斗争,肩扛大旗走在三中游行队伍前列。1933年在哈医专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医专的三名地下党员之一。他在支部分工负责宣传鼓动、发展党员,同时担任地下党的交通联络工作。

  全赓儒身材高大,是医专篮球队的主力队员。他为人直爽诚恳,性格倔强,乐于帮助同学,在同学中颇有威信,做事胆大心细,医专反日会的许多成员都是他发展的。他还组织了医专女子篮球队,在他的影响下,一些女同学也参加了反满抗日活动。他发展加入地下党的郎绍仪同学,在身份暴露后逃出哈尔滨,辗转投奔革命队伍,后因结核病复发在延安殉职。

  医专党组织经常在全赓儒家里开会,桌子摆上麻将作掩护,全赓儒的妹妹全绍荣坐在门外放哨,母亲虽有所察觉,但从未反对。中共满洲省委的杨金涛同志也曾来全赓儒家联络,地下党组织保存在全家的文件传单等始终安然无恙。

  医专党支部在上级党组织领导下,开展抗日救国活动。在漆黑的夜色中,全赓儒等人穿梭在哈尔滨大街小巷,书写反满抗日标语,张贴号召不愿做亡国奴的人民奋起反抗的标语,散发由中央苏区转来的小册子。

  全赓儒经常为地下党组织传送信件,三十六棚铁路工厂、马家沟等处的联络点,有的已被敌人暗中监视,每次他都机智勇敢地完成任务,从未出现差错。

  1935年末,医专党支部负责人苏飞同学被捕,北满地委研究决定由医专学生向校长阎德润求助,全赓儒代表学生会请求校方出面保释苏飞,阎校长立刻答应,通过医专总务长日本人高桥护向日本宪兵队交涉。日本人刑讯逼供一无所获,只好顺水推舟“假释放”苏飞,企图放长线钓大鱼。果然几天后,日本宪兵驾驶摩托车再次来医专抓捕,但此时苏飞早已穿上全赓儒带给他的长衫,在全赓儒的掩护下乘火车前往满洲里,越境进入苏联。

  1935年12月抗联女战士赵一曼受伤被俘,在哈尔滨市立医院治疗,当时全赓儒正在医院实习。全家与护士韩勇义家本是世交,他嘱托韩勇义暗中保护赵一曼,随时了解赵一曼的伤情向上级党组织汇报,积极准备营救工作。

  苏飞同学转移后,医专党支部的工作由全赓儒承担,他利用一切机会,积极组织募捐,筹集经费支援东北抗日联军。

  1937年6月,医专六届毕业前夕,反日会女同学唐觉民被捕,党组织指示全赓儒等同学尽快转移。但不久唐觉民获释,全赓儒决定留下参加毕业典礼。6月28日医专六届毕业典礼如期举行,全赓儒在家中穿上校服,还不忘在里面穿一件黄色的篮球背心,对妹妹说:“毕业典礼结束后,还有一场篮球赛。”妹妹想不到从此竟与哥哥永诀。

  毕业典礼正在进行中,日本宪兵队突然包围学校,一群如狼似虎的日本宪兵闯进会场,不由分说逮捕了全赓儒,押进道里伪警察署监狱。全赓儒受尽酷刑,始终不肯吐露组织和同志,坚贞不屈严守党的机密,被伪第四军管区军事法庭判处死刑。1937年7月27日,在太平桥圈儿河英勇就义,年仅24岁。同时被杀害的还有哈工大学生苏丕成等28名地下党员或进步学生。

  家属到刑场认领遗体,烈士身躯高大依旧,却已骨瘦如柴,遍体伤痕,身上只穿着那件黄色的篮球背心。家属拿出卖掉老家山东世代耕种的几亩田地的钱,在极乐寺购买一块坟地,安葬了烈士。这笔卖地钱,本是母亲为爱子毕业后开办诊所执业行医筹备的。

  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全赓儒为革命烈士,母亲收到《革命牺牲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中央人民政府优字第36号),1959年,烈士遗骨迁入哈尔滨烈士陵园隆重安葬。

  抗日地下工作者郎绍仪

  郎绍仪是满族人,1914年出生在北京,自幼勤苦苦好学,为人善良,1933年夏天考入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第六届)。他老成持重,对人态度和蔼,很快就被校地下党支部列为培养对象。

  他和全赓儒是同班,发展他入党的工作是全赓儒完成的。郎绍仪对旧社会的积习世矿,深恶痛绝;对日伪政权的横行霸道,十分愤懑。他平时喜爱运动,和大家和得来,大家都叫他“小郎”。全赓儒对他做革命工作,从点滴开始,由浅入深,逐渐向他灌输政治形势和革命的道理,激发起他对日伪政权的痛恨和爱国热情。他开始低头不语,后来,有一次问老全,那应怎么办?

  为了以防万一,还要观察他的行动,还要对他进行考验。老全就推托说,大家都来找办法吧,采取实际行动,进行反日的爱国斗争。

  在地下党组织的考验时期,小郎表现比较突出,他在党的外围组织呆的时间不长,在1934年,中共哈医专党支部接受了郎绍仪同志入党。

  郎绍仪同志入党之后,通过组织篮球队,发展了好几名反日会员,向他们进行了宣传和组织工作。对于党支部分配给他的工作,他都能争取完成,汇报工作非常详尽细致,他常常爱提出问题,十分关心党的政策问题的学习。

  在第一次出去散发反日传单,同志们对他采取传、帮、带的办法,亲自作示范工作。他非常机警,能举一反三。他也很有胆识,多次的标语都是他写的。

  郎绍仪比较善于观察,经常在汇报会上提供一些学校、同学的情况。他对同学们都能抓住他们的特点,进行针对性的工作。

  有几次组织需要转移党内文件和宣传品,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然而十分重要的工作,郎绍仪每次都勇跃报名,积极参加。有一次,他接受了往马家沟投送一份文件的任务,任务完成后,约定在南岗秋林公司处会合。然后分手。时间已经很晚了,小郎仍然杳无踪迹,同志们开始感到有些不安。后来他终于带着微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原来那个地方巡逻很紧,没有机会下手。后来他转移了敌人的目标,也完成了任务。

  小郎蓝球,网球都打得不错,常利用练球、比赛等进行工作。他对年长的同志很尊敬,他非常听话,很喜欢听到有关我党当时对敌斗争的政策,关心理论和政策的学习。

  政治形势的变化,风声一天比一天紧起来,抗日联军将士在对敌的战斗中,伤亡损失很大。组织上曾经征求我的意见,要求派遣一名医专同学去部队参加医疗护理工作。这事我在支部会上提出来,小郎首先举手报名参加。

  1935年,苏飞在哈市被日本宪兵队逮捕,还有第六届学生唐觉民和第八届学生樊继光也先后被捕,日伪政权加强控制,学生会被迫停止活动。当苏飞在学校日人顾问高桥护的陪同下,由宪兵队获释归来时,院中站了不少同学,苏飞和大家握手,小郎紧紧地握着苏飞的手,两眼闪烁着仇恨的火滔,会意地点点头,对苏飞说:“你回来就好!”

  在苏飞去苏联、全庚儒牺牲后,郎绍仪担当起了学校的地下抗日工作,毕业后离开了学校,去了中华民族革命的圣地延安。1940年因病在革命队伍中去世。

  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同学们

  “九·一八”事变后,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的进步同学们采取各种不同形式进行抗日救亡活动。许多同学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革命组织。有很多同学自发地采取不与日伪合作等种种形式,如文艺演出形式等进行反满抗日斗争。有的投入东北义勇军、东北抗日联军或进关参加抗战等表达各自抗日救亡的意愿和行动。据1986年粗略统计,先后参加东北义勇军、东北抗日联军及其营地医疗工作和奔赴内地抗日的校友20余人,遭敌逮捕下狱者近30人,被敌伪杀害及抗日战争中牺牲者8人,他们是:

  金剑啸医专2届学生 1926年考入医专烈士1936年8月15日在哈尔滨被捕,在齐齐哈尔与另外3名地下党员死刑牺牲。1996年国务院批准哈尔滨市南岗区清宾公园建金剑啸塑像。

  曲文蒲医专3届学生1930年考入医专 因参加抗联退学,后在战争中牺牲。

  张克勤医专3届学生 1930年考入医专 烈士 中国共产党党员太行山军区工作中牺牲。

  金建元医专3届学生 1930年考入医专烈士中国共产党党员抗联工作中牺牲。

  李恒钧医专5届学生 1932年考入医专伪满时期被捕牺牲。

  全赓儒医专6届学生 1933年考入医专烈士中国共产党党员1937年7月27日在哈尔滨死刑牺牲,同时还有28名地下党员牺牲。

  樊继光医大9届学生1936年考入医专1936年被捕判刑,“八·一五”后出狱参加民主联军哈东军区部队,后牺牲。

  王逸仙医大9届学生1936年考入医专 抗日战争中牺牲。

作者: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杜筱
戏剧书画  >>more
话剧《春天的礼物》将在全省高校巡演
拙朴风骨:尚连璧画展在省美术馆展出

"我的城我的家"摄影大赛

拟在全市范围内举办“我的城我的家”摄影大赛,现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摄影...详细>>

医药频道  more
女性频道  more
龙江热点  more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