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龙文化 > 印象 > 视觉龙江 > 建筑 正文
聆听哈尔滨城雕的音乐之声(组图)
http://cul.dbw.cn
相声剧给龙江百姓带来不一样的精神休闲
  

《小号手》

  友谊公园音乐雕塑

  《都市旋律》雕塑

  《东方十二律》

  《五音园》中的雕塑

  相比于哈尔滨建筑的多样性和无与伦比的美,哈尔滨的雕塑集体水平中下,罕有摄人心魄者。这纯是一个市民个人的鉴赏和判断,既不带有媒体色彩,也不具有专家权威。我只想说,作为哈尔滨市民,我为这座城市的历史建筑感到由衷骄傲,如果说哈尔滨的城市史书是用这些唯美而深沉的砖石写就的,我愿意读它,并深深为之着迷;那么,城市雕塑该是这本史书的插图吧,我期望这些插图能够提神醒脑,可惜,亮点少之又少。

  这个感受,在我近期着意留心哈尔滨的广场、公园、入城口等城市雕塑后,越发强烈。

  1.

  哈尔滨应该是中国城市雕塑起步最早的城市之一,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哈尔滨已是一座响当当的摩登城,极具艺术欣赏价值的古典风格雕塑以及苏军烈士纪念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等城市雕塑,无论品类还是规模都相当可观,使哈尔滨成为与上海并称的国内最具国际色彩的两个雕塑城市。建国初期的城市雕塑则以《防洪纪念塔》和《天鹅》最为著名,在索菲亚教堂成为哈市的新地标之前,全国人民在每天新闻联播之后的天气预报中,一看到《防洪纪念塔》雕塑,就知道是哈尔滨了。这两个雕塑成为哈尔滨栩栩生动的城市名片。它们凝聚了特定时代的城市精神,展示了这座城市的形象和特色。然而,时代迅猛发展,江山代有人才出,城市代有精品城雕否?这应该是热爱这座城市的市民的集体问话——能够凝聚当下城市精神的雕塑又该是哪个呢?

  寻找和发现心中理想的雕塑,是一个饥渴而又患得患失的过程。不似欣赏哈尔滨历史风貌建筑的心情,充满敬仰和陶醉。

  当然,雕塑从来都是建筑上必不可少的装饰物与附属物。且不说以富丽的装饰和雕刻为特色的巴洛克建筑,中国古代建筑的屋顶、屋脊上也常见吉祥鸟兽等雕塑,雕塑与建筑结合,不仅起到美化、装饰的作用,而且增加了建筑的人文、艺术气息。

  但我这里说的城市雕塑,不包括建筑雕塑,特指置身于城市广场、大转盘、十字路口、公园小区等公共空间,与建筑并列存在,一起勾画城市轮廓,激发城市魅力的景观雕塑。

  在《防洪纪念塔》和《天鹅》之后,哪座城雕能够代表哈尔滨?

  在寻觅未果之后,我放眼开来,试图捋出一条脉络,寻找散落各处的城雕的内在联系。结果还真有了一个发现——哈尔滨号称音乐之城,音乐也成为哈尔滨城雕的一个重要主题,特别是从道里区中央大街到友谊公园、群力音乐公园一带的音乐城雕,与太阳岛上的青铜钢琴雕塑一起形成音乐城雕矩阵,共同演绎着哈尔滨永恒的音乐之声。

  2.

  与斯大林公园一样,群力区的哈尔滨音乐公园也是一座开放的沿江公园,与环境相辉映,园内雕塑都比较富有情趣,但前者的生活趣味浓厚些,后者则重在表现音乐的意趣。“松花江,冰雪之河,滋润着广袤无垠的黑土地。松花江,母亲之河,养育着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赞美你,白山黑水大草原;献给你,母亲之河的永恒之声……”永恒之声,就是音乐公园的雕塑主题。

  我最喜欢园中《东方十二律》和《五音园》组雕,因为它先给了我一个音乐扫盲,继而感觉妙趣横生。我平时不大唱歌,每有K歌场合总以“五音不全”做推辞,而实际上我并不十分清楚自己“不全”的是哪“五音”。《五音园》组雕形象地展示牛、羊、雉、猪、马五种动物,对应宫、商、角、徵、羽五个音阶。长知识了——中国传统音乐以五声音阶为主要特征,而中国古人认定这五个音阶是由牛、羊、雉、猪、马五种动物的鸣叫声而得来的。

  《东方十二律》则给我更大的乐趣。其一,这组雕塑让我联想到一个伟大的名字:朱载堉。雕塑展示的是中国古代定音方法用来确定乐律的十二个律管: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南吕、夷则、无射、应钟。早在周朝时期,中国已有十二律的记载,而明代历数学家、乐律学家朱载堉所著“新法密律”首次完成十二平均律的数学算式。他的这个发明,曾被西方学者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后来被认定为世界通行的标准音调。2007年我曾有幸去河南沁阳朱载堉故里参观,对其传奇身世、奇才博学与惊世成就赞叹不已。朱载堉系明太祖朱元璋九世孙,10岁立为郑藩世子,后谥端清,史称“端清世子”。他曾7次上书让出王位,决意从事科学和艺术研究。晚年隐居山水乡间,所以又被誉为“布衣王子”。作为杰出的自然科学家、音乐艺术家,朱载堉达到了明代自然科学和艺术科学的顶峰,“王子载堉”的名字早在几百年前就传到欧洲。朱载堉一生研究涉及音律学、数学、天文、物理、计量、文学、舞学等多个领域。如此大幅度横跨多学科多领域且均有建树的旷世奇才,原本我以为只有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博学者达·芬奇——除了是画家,他还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这样不世出的奇人,我又记住一个:中国明代朱载堉。而其最伟大的贡献还是创建了十二平均律。

  语言学家刘半农(1891—1934)曾这样慨叹:“大家都知道火器、造纸、印书是中国人的三大发明。到了近代,西洋人用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科学方法完全放上去,使这三种东西每一种都有飞速的进步,极度的改良,而我们却须回过头去跟他们学习……唯有明朝末年朱载堉先生发明的十二等率,却是一个一做就做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的大发明。他把一协分为十二个相等的半度,是个唯一无二的方法,直到现在谁也不能推翻它摇动它……全世界文明各国的乐器,有十分之八九都要依着他的方法造。”从音乐学的角度看,没有十二平均律,就不会有近代和现代的钢琴以及交响音乐。这一说话题就长了。瞧瞧,一组雕塑可以让人生发出这么多的故事和浮想!仅此一点,这组雕塑的创意就是成功的。作为音乐名城的哈尔滨,无论如何不能不知道、不去弘扬这位在世界音乐史上拥有崇高地位的乐圣——朱载堉。

  于我个人而言,《东方十二律》雕塑还有另一层格外的亲切。那就是我儿子名字中嵌着十二律的“大吕”。《周礼·春官·大司乐》有云:“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黄钟大吕,形容音乐或言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给孩子起名字时,做母亲的就是希望男儿有黄钟大吕之势,坦荡立于天地之间。

 [1] [2] 下一页
作者:    来源: 生活报   编辑: 左远红
戏剧书画  >>more
打造流人文化剧《月照塞北》参展全国十艺节
访王立民:痴迷中的欢乐 淡泊中的快慰

龙江之秋摄影大赛征稿了

为展现黑龙江省自然风光和生态环境,省摄影家协会等联合举办龙江之秋摄...详细>>

医药频道  more
女性频道  more
龙江热点  more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