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龙文化  >  赏悦  >  创作园地  >  散文
诗人苏历铭:一路向北
//cul.dbw.cn 2018年01月16日 22:37:00
一路向北
公路文化:亚布力骑行
  

一路向北

苏历铭

  七月初的某天傍晚,乘坐地铁时突然觉得自己脑部有些不适,经在医院工作的同学严肃劝导,决定进行彻底的健康检查。经过一周数次检查后,医生怀疑是脑内散在缺血灶的征兆,要求我必须开始休养。

  每次坐在候诊室前,至少要等一个小时以上,这让我有充裕的时间猜测各种结果,想来想去,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变成痴傻呆苶,只记得从前的旧时光,对当下不再构成记忆。若是这样并不是一件坏事,往事足够酿成一缸老酒,一杯杯地慢饮到生命的终点。

  光阴是用来虚度的,非要把人生赋予意义的话,前半生是为了遇见,后半生就要用来告别。当决定休假静养时,我的脑海迅即浮现连绵的大小兴安岭、一望无际的三江平原和云朵低垂的瓦蓝色天空。我想完成多年以来一直的心愿,环绕省内的国境线尽情观赏故乡的壮阔山河。

  其实我是一个怕死的人,格外珍惜美好的人生,但非要抉择的话,我宁愿猝然倒在路上,决不卧床惜命残喘。好在医生并没得出太坏的结论,再三嘱咐我迅速放下所有的事情休养,得知余生尚有,立即决定一路向北,在大自然中清空自己,便独自出发了……

  山海关之外,翠绿覆盖东北的大地,地平线一直延绵到天的尽头。

  晨曦中,我特意前往七舍,看石阶寂寥地守着一去不复返的光阴。

  有人往左,有人往右,铁架悬桥有时并不连接远方。

  兴凯湖的风浪发出大海般的回响,却是自生自灭的宿命。

  童年的油坊胡同,散发着油炸食品的香气,早已不见当年的门扉与瓦砾。

  在松花江大堤的木板道上,一遍遍还原过去的容颜,树还在,天未变。

  当年在远处看到火车驶过江桥时,觉得它那么慢,站在桥下,其实半生已经走远。

  在黑龙江边,以为能邂逅对岸的俄罗斯美女,结果只见到吃苦耐劳的中华田园犬。

  陪母亲回到她的城子岭,又一次深刻理解她内心的祖国和亲人。

  小时候的树早已高出拔节的玉米地,不再需要踮起脚来,就能非常清晰地看见。

  心里暗想,倘若真变成痴呆,我就把这三间老屋盘下来,喂猪养鸡,生火做饭。

  途经伊春时,见到腌制东北酸菜的大缸,它们翻过来时,大雪将染白延绵的小兴安岭。

  在前后无车的公路上疾驰,如入无人之境,瞬间会想念繁华都市里的人类。

  在五大连池湿地的湖泊之间,我为自己叫不出绿植的名字而万分羞愧。

  在加格达奇的麦地前,看风吹麦穗,看变幻的云朵改变原有的模样。

  像当地住民那样,我也想挑拣新鲜的蔬菜,和商贩讨价还价。

  甘河清流,朽木横生。万事过去,万物又来。

  在嘎仙洞的空地上,遇见两只朴素的笨狗,像是我久违的亲人。

  在天台上顶,360度环视大兴安岭局部的雄浑与壮美。

  在泰来前官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群盐碱地上茁壮成长的羊。

  在村里苏姓人家,见到珍藏在柜子深处的家谱,他们都是我的先人。

  有人带我来到先祖坟地,从云南到黑龙江,他是怎样走过来的!

  在路上,目睹暴雨正在缭绕盛夏的草原。

  在赤峰偏西的山口间,毛驴目中无人地走向自己的领地。

  暴雨来临前,想去陌生人的房子里躲雨,转念又想,何不脱得干干净净,像少年时代裸奔在雨中。

  小女孩弄不清企鹅的家园是海洋馆还是遥远的南极,我告诉她,我也弄不清楚。

  来去5000公里,我把随身携带的三十张CD全部听完,科技进步已经让我毫不费力地在互联网上重新找到,所以故意把CD一张张地分别丢在沿途的路上。经过的地方或许永不再来,一旦成为往事,只有回忆与怀念。人世间除了生死,都是小事,而把生死看成小事,就没有任何事了。

2017年7月31日 北京

  (作者苏历铭,黑龙江籍。此文为2017年夏,作者回黑龙江的记录文字。)

作者:苏历铭    来源:东北网  编辑:王艳
戏剧书画  >>more
话剧《春天的礼物》将在全省高校巡演
拙朴风骨:尚连璧画展在省美术馆展出

第十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选方案

本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奖门类包括:文学、戏剧、电影(含动漫电影)、...详细>>

  • 亚布力枫林霜红 骑行黑龙江海拔最高公路
  • “陈宗麟画展”10日开幕 “碟墨”京剧人物画展视觉新神韵
  • 诗人进校园——“诗歌哈尔滨”新诗发布暨朗诵会侧记
  • 冰城回荡《音乐之声》
  • 大文化视野:“六驾新马车”传递黑龙江发展新信号
  • 94岁抗联老战士李敏走进哈三中:为了不能忘却的历史
  •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