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龙文化  >  头条
《大山兵》作者吕占明:记录芳华时代 大森林里的中国军人风尚
//cul.dbw.cn 2018年02月13日 18:04:00
一路向北
公路文化:亚布力骑行
  

  东北网2月12日讯(记者许诺)日前,由黑龙江作家吕占明创作的中篇小说《大山兵》在《北方文学》刊发。12日,作者吕占明向记者谈起《大山兵》的创作过程。写白山黑水间的军旅故事,吕占明可谓驾轻就熟,他将自己当时在大兴安岭部队时的亲身经历和对战友的记忆,融合成了小说主人公“罗刚”,通过一系列的故事,塑造了一批爱兴安岭、爱边疆,以苦为乐,为祖国站岗,付出了青春、爱情、热血的军人硬汉形象。

  《大山兵》的故事发生在80年代大兴安岭南部的大山深处,那里常年驻守着一批部队官兵,他们的存在不仅为原本沉寂的群山注入了勃勃生机,也谱写出一代又一代的“大山兵”不畏艰险、以部队为家的壮志豪情。他们是风雪中的一块绿色方队,在荒原上盖起了美丽的营房。

  故事中描述了这样一个片段:“今天这个结婚仪式再简单不过了,一堆蜡烛,一群军人,顶多算个对话会!但值得骄傲的是,我们这些大山兵,有女人真心愿意嫁给我们,我们该偷着乐!要知道,她们嫁给我们,是嫁给无尽的等待和无限的寂寞,包括我、罗刚还有在座的各位,一定要对得起这些女人,这些伟大的女性。今天这个婚礼,连队贡献了会议室,我贡献蜡烛,战友们贡献了人气,伊万大叔贡献了自家酿的白酒……”简短一段,体现了军人之间的战友情、鱼水情。

  小说中的人物“四连连长”郝忠国收到从家中妻儿寄信时“半年没音信”以及“父亲临终前说有个当军人的儿子很骄傲”时,人物凝重的心情而又无法付出的行动,透漏着军人时刻坚守阵地的大山情。

  除了故事的跌宕起伏,小说还通过“坑道训练”等重要体能训练,早操爬山,几日下来,官兵体重大多得掉下来3-5斤。白天,他们挎着枪、扛着炮、喊着口号做负重训练,反映了军人们不忘备战,严于律己的军人精神。

  在80年代的大兴安岭,春天仍是雪的世界,皮大衣,棉帽子,大头鞋;冬天,大雪封山,地滑、路窄。吕占明回忆道:那是60年代末期,边境关系紧张,所以组织了这批守卫部队奉命守护着祖国的“北大门”,也就是今天的大兴安岭地区博克图,是哈尔滨往满洲里方向的交通要道。

  吕占明力图在《大山兵》中书写在独特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现象下,在封闭的大兴安岭深处里中国军人的生活,和他们对社会和对国家坚持值守的军人精神。吕占明笔下的军人让读者读起来不禁产生了对军人的尊崇之感,也让很多有过军人经历的人回忆起风雪里的一块绿色的方队,以及方圆百里的母树林里的那些人和那些事,亲切之感油然而生。

  在创作过程中,吕占明时常回忆起在部队时的经历。小说中的故事情节真实可信,吕占明说,他在部队近20年,离开部队时就一直想把在部队期间的故事写出来,但迟迟没有动笔。直到2017年4月份开始正式开始思考作品框架和典型故事,当年的艰辛环境和意志的磨练让他至今以严于利己的方式对待自己和工作,“军人什么样的苦都吃过,但是为了心底那份使命,一批批军人们都坚持了下来。”他们在风雨里练作风,在烈日下练素质,在艰苦的环境下磨练坚强的意志。

  “军人的牺牲岂止在战场。”吕占明用这句话结束了整篇小说。他说,我写《大山兵》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永远都不能抛弃军人那种英勇无畏、坚韧不拔的血性和强悍精神。

作者:许诺    来源:东北网  编辑:彭佳丽
戏剧书画  >>more
话剧《春天的礼物》将在全省高校巡演
拙朴风骨:尚连璧画展在省美术馆展出

第十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选方案

本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奖门类包括:文学、戏剧、电影(含动漫电影)、...详细>>

医药频道  more
女性频道  more
龙江热点  more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