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龙文化  >  赏悦  >  创作园地  >  散文
【生活印象·光阴故事】念念红樱桃
//cul.dbw.cn 2018年07月05日 09:42:00
一路向北
公路文化:亚布力骑行
  

  念念红樱桃

  文/王宏兴

  十年前搬到新居来的时候,庭院里就长着两棵樱桃树,看样子是小区建设者随房落成植下的,枝杈拇指粗细,显示着已然经涉了七八年的时光;因无人打理,长得率性肆意,粗野繁盛,遮掩了后园大半。

  来家作客的亲友们总是众口一致地说道,“这野樱桃没啥用,早就没有人吃了” 。爱人便在此时附和有加:“这野树太占地方了,砍掉吧,腾出地儿来能种多少花呢。”

  我不置多辩,一句皆否:“生灵万物,岂可随意诛之?”

  当然,自己更多的心思无从去讲——有谁知道这小小的红樱桃,蕴蓄着我多少成长的记忆啊。过往经年,既然今日又得缘重逢,怎能不好生相待!

  缘份当从源头说起。我出生在通肯河西岸的一个小乡村,这里也是父亲出生成长的地方。父母婚后不久在村中另辟宅门,距爷爷奶奶家的三间平房不足百米。我的红樱桃记忆便启始于这三间房舍前的菜园里。

  父母1970年定婚。母亲的娘家在十里之外的同乡的兴隆村田福屯。那个时代的农家生活大体相似,若有不同便是姥姥家的园子里长有一棵繁茂硕大的樱桃树。

  十八岁的父亲赴姥姥家相亲时,正值六月盛夏;经过同行的媒人指示,那棵红通通的樱桃树便成了父亲心里最初的爱情印象。此时我不难想见,当柔和端庄的母亲初遇文雅清秀的父亲,一双年轻人的面庞一定像极了半掩叶片后的鲜亮亮的串串红樱桃,羞赧躲闪,绯云片片。

  过了阳历年不久还正处隆冬,父母便成亲完婚。父亲用崭新的二八大杠自行车载着母亲一趟趟回娘家,总是无须指引就能准确地找到丈人门——父亲远远地就奔着这颗巍巍的大樱桃树用劲了。父亲和母亲絮谈着,如果咱们家园里也能有这果树就好了。

  “这还不好办吗,樱桃籽落地就生出小苗来,大树底下有总有一些小树的,开春时移回就是了”,母亲随口说出并立即措手安排,进院便说给姥姥听,姥姥细心择选了三颗一米来高的幼苗,用木枝妥妥围护,免得牲口糟蹋。

  于是,1971年的春天,我奶奶家的前园子里便植下了全村惟一的樱桃树。

  这三棵樱桃树的迁徙流寓,当然是父亲说给我们听的故事,至于樱桃树生长壮大的历程我根本没有印象,因为我三岁时,便举家搬到另外一个村子。还有,小孩子哪管了那么多呢,只惦记着到了六月时节,早点吃到父亲从奶奶家带回的大红樱桃;成熟的樱桃皮薄易破,父亲摘取的多半是七八分熟,乍入口酸溜溜的,母亲总是加拌一些白糖,管叫我们一群小馋猫吃个够儿,吃得衣袖前襟染成了一幅幅山水画,母亲也不多责怪,脱下洗干净就是了。

  当然,也有我们自己上手的时候。记得那年我和三哥小学毕业去参加升初中考试,考点是奶奶家所在的村小学。考试完了,我们奔奶奶家走去。恰好,正逢着满树樱桃正盛,密匝匝的,红通通的,似乎数不胜数,摘不胜摘。我们径自溜进园去,举头纵目,挑捡熟透的摘吃,好一顿大快朵颐,欲吃够方休。不晓得何时奶奶发现了吃兴正酣的我们俩个,又笑又厉地劝止着我们:“大伟啊大星啊,可别再摘了,明天你爷爷过生日,大家都回来可没的吃了……”

  你看,这小小的甜酸糅合的野樱桃在农家生活里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啊!

  三十载光阴飞逝,好日子今非昔比。不光是超市里就是早晚的街摊上,买得到的水果也可谓琳琅满目,有南国的,有异域的,有应时的,更有反季的,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人们尽享着大自然的恩赐和新时代的惠泽,或许早把这不起眼的酸酸的野樱桃丢弃一旁了。然而,我却没有。为着吃到这一口,我特意购来铁锯,经过和父亲的好一番揣摸算计,才动手锯掉了部分旁逸斜出的枝桠,保留几颗粗壮的骨干,使这疯长的野树看上去既疏朗又劲健。当然,不光为着有助观瞻,枝条少了,果实将生得更大更饱满。

  这益发繁茂的樱桃树啊,真就年年给我制造着不尽的欣喜和希望。春和日暖的四月下旬,樱桃树总是最先发荣,干巴巴的枝条上不经意间便抽出了花骨朵,一簇簇一团团,相互挤着靠着,争着抢着露出笑脸,几天功夫满树尽是繁花。浅白的花瓣,淡粉的花蕊,粉白相间一派冲淡柔和的色调,为着刚蒙新绿的世界平添了几许热闹和艳丽。

  春绽一朵花,秋撷一枚果。哪用等到秋天啊,六月中旬这小小尤物便匆匆忙地亮相登场了,点点鲜亮抢人眼,真应了那句“鸟偷飞处衔将火”“一树樱桃带雨红”的情状。一时间,串缀成百累千的红玛瑙的枝条低垂着,谦逊地领受着人们赏赞目光的洗礼。

  红嫩嫩的小样煞是可爱,你看惹得一向矜严的辛弃疾也道出“歌唇一点红”的曼语;在白尚书(白居易)眼里更是成了审美的标准,有诗为证:“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小东西好看更中用,汁液富有多种维生素,尤其是含铁之丰占着水果榜首呢,多少经典医书记载着它调中益气,健身健智的功效;可那又怎么样哟,还不是一任淡红到鲜红再到暗红,还不是孤芳自赏自生自落吗?即便我摘好洗净,邀亲唤友品尝,也总是冷场——一听樱桃宴,竟无人惠然肯来呀。

  这可不行,岂能如此糟蹋天物,翻翻名著典籍可有其他食法。果不其然,这小红果屡登大雅之堂呢,你看慈禧太后多讲究的一个人,晚年极其喜爱的一道菜就是以樱桃为佐料烹制的“樱桃肉”;金庸大师更是在《天龙八部》里把一道“樱桃火腿”描绘得色美味香,诱人流涎。只可惜都太过繁琐了,我们做不来。忽的想到,现在不是时行绿色有机食品嘛,干脆就来个最简约的作法,沸水煮之,自制天然饮料。同妻一番阅研,又向母亲认真请教,觉得切实可行便操作起来。洗净入锅开水煎煮十分钟许,然后适量加些白糖,凉却后分装玻璃瓶内,入冰箱冷藏;待炎暑郁蒸,口干喉噪之时,拿出来啜饮它一大杯,那真叫一个爽啊。况且不曾掺加任何的防腐剂和调味剂,安心着呢。

  这小小的野樱桃哟,终究再次焕发出独特的魅力,引动了人们格外关注的目光,博取着大家赞誉的彩声。

  这念念不曾休的红樱桃啊,一份断不了的缘,也就更加牢固地在我生活的天地里扎下了根。

  或许,我平常的目力赏玩不了外面世界的花花绿绿;或许,我窄小的心怀装不下名目繁杂的各色玩意儿;或许,我永远就是一个离不开泥土和野趣的乡下人——即使身处日新月异光怪陆离的城市里,仍然怀揣着永不退色的故乡梦,没完没了地品咂着生活味道,咀嚼着光阴故事,有酸有甜,时凉时热,管它别人怎么说,反正自我感觉好着呢。

作者:    来源:东北网  编辑:隋洪波
戏剧书画  >>more
话剧《春天的礼物》将在全省高校巡演
拙朴风骨:尚连璧画展在省美术馆展出

第十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选方案

本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奖门类包括:文学、戏剧、电影(含动漫电影)、...详细>>

  • 亚布力枫林霜红 骑行黑龙江海拔最高公路
  • “陈宗麟画展”10日开幕 “碟墨”京剧人物画展视觉新神韵
  • 诗人进校园——“诗歌哈尔滨”新诗发布暨朗诵会侧记
  • 冰城回荡《音乐之声》
  • 大文化视野:“六驾新马车”传递黑龙江发展新信号
  • 94岁抗联老战士李敏走进哈三中:为了不能忘却的历史
  •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