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龙文化  >  公告板
北大荒版画让这片土地成为宠儿——版画家于承佑的水印木刻
//cul.dbw.cn 2018年12月03日 17:34:37
一路向北
公路文化:亚布力骑行
  

  北大荒,荒蛮而高远。从黑龙江北部开始经过松嫩、三江平原,以及与俄罗斯比邻的沿江流域,纵贯10个维度,横跨11个经度。那些去深入它的人们对这片被称为“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的区域充满了发现者的好奇,从体验到热爱。

  人们爱它却不知怎样宠它。在北大荒生活过的版画家们找到了出口。他们是一些有能力通过思考、取景、雕刻、印制等一系列艺术手段,截取辽阔与富饶的片段,变物质为精神,变转瞬为永恒的艺术家们。

  现居住在哈尔滨创作力正值旺盛的著名版画家于承佑,就是第二代北大荒版画画派中一名杰出代表。

  从第一次看到于承佑1984年获得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的那幅版画作品《小屯之夜》,一份被震撼的视觉惊艳在我审美记忆里就从未减弱过。画家于承佑在这幅作品中突破了北大荒画派老一辈艺术家的现实主义风格和语言,画面用夜色的幽兰演变了一个小村子屋顶覆盖的白雪,缝隙中透露出的那些窗口、灯光和行人在画面上若隐若现,以凝练与缩小主题来反衬东北边陲严寒气氛中隐藏的温暖与活力。表现了辽阔的大自然和纯朴的人类和谐共生的状态。这幅作品在审美上之所以实现了最大限度的精神救赎,是源于他创作上观念的突破,西方的表现主义用色,印象派绘画风里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关照,日本古典版画的装饰性与凝固之美。在万变中,对北大荒生活的叙事和抒情是他的情感守恒。

  在同时期的作品里,于承佑突破了以往北大荒版画油印重套的传统技法,开创了水印木刻。可以说,他这个时期在创作中对北大荒版画从技法到艺术观念的思考与呈现,打开了北大荒版画更趋于国际化的语言表达之窗。当然他的这种宁静致远的画境在他的油印套色创作方法中也依然突出。如《皓月》等作品。画境中那份高度提纯的镜像对审美者所构成的磁场吸引是无法被抗拒的。

  诗人艾略特在一篇诗论中说:“艺术从不进步,它只是越来越复杂”。是的,艺术语言是被日渐丰富的观点创造出来的。北大荒版画那些从刻刀流入画面的每一分情感也都见证了时间的变化。犹如于承佑在《往东,又见界河》《话致富》等作品,从内容到色彩与之前的作品相比,丰富而多姿。

  北大荒版画画派的形成首先源于这片不可替代的土地对艺术家的审美所构成的魅力。深入到这片辽阔的土地生活,是这些画家们在特殊历史中作为知青与一种艺术经验所构成偶遇,这份经验即珍贵又不可被替代。大自然的辽阔一直被艺术家挖掘不尽。而北大荒版画所反映的正是在无边无际的原野之上那各种取之不尽的生命形态。意境就是去杂求真,是大自然在人类精神需求的潜能里碰撞而出的景观。任何艺术形式的探索都难以绕开。所以,北大荒版画中的重要主题“自然与生命”也越来越符合人类对这一命题的强调。越来越构成了当代人们渴望融入大自然那一份“诗与远方”的内心需求。逃避嘈杂,返璞归真,这是生活在信息爆炸时代人们的集体潜意识。

  90年代以来,画家于承佑似乎始终持续在他的创作高峰里。他的作品先后获得了全国版画展银奖,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奖等多种奖项。那个时期的代表作《萦》《大雪穿过靠山屯国道》等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收藏。他在大量的创作中,完成了不同风格的介入与转换。如作品《果儿》色彩细碎,语言精雕,艳中有节;而多次获奖作品《清平乐》系列,时空纵横,静默有声。由此,于承佑的版画创作在精神空间上的突破越来越大。

  进入21世纪以来。于承佑的画境犹如他为自己《乌苏之东》作品所写的解说词语:“习惯了温度,适用了洁白。界江的船冻在岸边,麻雀成群地落满山丁子树,牛儿急冲冲地加快了回家的脚步”。他这个时期的一些作品似乎有意在接近文学描述,清晰、透彻,其画面向着多层空间与文化内涵的深入趋势已形成。虽然作品内容依然围绕着荒野、蒿草、河流、船舱、黑土与麦田,当然也有女贞的历史,质朴的农民。北大荒版画家于承佑离开北大荒回到都市的生活并没有减弱他对这片土地艺术感觉,而相反,在创作中他又加注了一层回忆与潜意识里隐藏的迷恋。站在都市中心的视角,他用时空并置来处理他对于自然万物以及纯朴感情的深层之爱。同时受创造力的驱使,更多地呈现出审美的意外性。

  每一位艺术家在创作中所习惯依赖的素材背景都有不同侧重。就像每一位作家的创作语言都有他自己的词汇表。北大荒版画的艺术语言不约而同地都统一在画家对大自然的爱与敬畏上,这足以证明一个流派的天时、地利、人和,以及相同的研究方向,相比于个人的独自探索是多么幸运地拥有着更加强大的声音。晁楣、张祯麒、杜鸿年,郝伯仪、于承佑等等这些不同时期的北大荒版画画派的代表画家,从参与拓荒、种植到建设,这片土地就是一点点从他们的刻刀与画面上真实繁荣起来的。画家郝伯义描述过:“当年的北大荒,蒿草过人,兽群出没,朔风呼啸,霜苇低昂”,而后期的北大荒版画内容又被时光引进入了与时代相符合的精神符号里。如于承佑的《彼岸新年》《耀景街22号》《老屋》等作品。

  我更喜欢画家于承佑近五年来的版画创作。我认为,北大荒地域性与都市视角的反思相结合恰好打开了北大荒版画与当代性相容的的语言局限,变历史为回忆,让时空在情绪之间无限伸展。《划过春季》《晨曦凝望》这些既寄托意境又展望远方的题材,使于承佑的艺术语言更加具有当代精神。之后一个时期于承佑转入了创作大幅系列版画。在我看来他的这些作品更加明显的是向着超现实主义风格接近。作品《乌苏里的守望》《遥望》《走出山里》这些作品都是在一种视觉空间里完成了对人物的情绪抒写。一种自然主义的超现实主义在他这些作品里遍布着痕迹。是的,每一种艺术风格都是在画家的绘画语言中不断被充实的,而于承佑后期的这些绘画并不是像超现实主义画家玛格里特那样在天空或宇宙空间的背景下完成变形,于承佑想倾诉的是一种潜意识里的出走情绪。而意象依然是北大荒范围内的景物,天空和土地似乎都融入于宇宙之中,作品的意境似乎被放大到无限,人物或者动物的凸显犹如三D视觉。这些作品与早年的《小屯之夜》形成了唯美与粗旷,意境与格局的反差,画家在他自己作品的互衬中完成了艺术语言由弱变强的演变与刻画,内心由浅入深的情感隐秘的表达。茫茫雪野驶出一辆绿皮火车;高光下跳出整个画面的老牌车辆系列,从拖拉机到吉普车。无论任何意象,你都可以从作品的气韵还原刀法,并从中听见北大荒的脚步。

  于承佑后期的作品看似依然保持着平静,而新的尝试在围绕超现实主义的精神分析而悄然打开。一个艺术家如果没有大幅作品的配置,是难以让评论者准确了解他更大的创作潜能,就像对一个作家的判断,尤其需要读阅读他后期的作品。对超现实主义创作风格的带入,于承佑以此开辟了自己艺术未来的又一个新的起点。那些被放大的人与物在画面上强调的是时间之外,是生命与宇宙之间的距离与对话关系。是一种超越生死的思考。虽然,在这种关系里,那些被选中的内容又都像似画家有意寻找的一些历史符号。比如他的另一幅代表作《走出铁桥》,一幅地道的当代艺术作品,无论是白色的鹿还是代表当代生活的铁桥,那份现代性的视觉冲击在画家的语言中可以说达到了极致。

  艺术家的情感区别于常人之处就在于他们从不停止于发现的原地,而是尽可能的把这份发现扩大并升华,让万物本身有机会在不同时空打破寂静。而超现实主义创作所努力的就是去突破时间观念,在辽阔的视觉场域里为你确认宇宙观念在精神世界里存在的效果。目前这也是所有当代艺术家努力追求的,比如欧姬芙的曼陀罗花瓣,布尔乔亚的大型蜘蛛。这些世界顶级的当代艺术家目前也都处在这样强大的精神现象的探索与呈现当中。

  在中国的地理版图上,北大荒养育了这些艺术家潜在的自然观——孤独与爱。在这里,风雪有温情,辽阔有存在。他们的视野和格局似乎比北大荒的土地繁荣的更加迅速。只有在实践中丰富而成熟的艺术观念才可以越来越懂得艺术是经验。画家于承佑以他的艺术天分以及丰富的学养。在对艺术语言不断超越的分寸把握上需找自我风格,其未来令人期待。

  (冯晏)

作者:    来源:  编辑:李玥
戏剧书画  >>more
话剧《春天的礼物》将在全省高校巡演
拙朴风骨:尚连璧画展在省美术馆展出

第十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选方案

本届“黑龙江省文艺奖”评奖门类包括:文学、戏剧、电影(含动漫电影)、...详细>>

  • 亚布力枫林霜红 骑行黑龙江海拔最高公路
  • “陈宗麟画展”10日开幕 “碟墨”京剧人物画展视觉新神韵
  • 诗人进校园——“诗歌哈尔滨”新诗发布暨朗诵会侧记
  • 冰城回荡《音乐之声》
  • 大文化视野:“六驾新马车”传递黑龙江发展新信号
  • 94岁抗联老战士李敏走进哈三中:为了不能忘却的历史
  • 文化动态  more
    视觉龙江  more
    视频集萃  more